首頁 韶關新聞網 縣市區 武江

北江橋上眺望北江

2020-12-06 10:48 韶關日報 劉雪庚

北江是流經廣東韶關等地的珠江水系干流,全長460多公里。由發源于江西省信豐縣石碣大茅山的湞江和發源于湖南省臨武縣三峰嶺的武江在市區匯合而成。橫跨其東西兩岸的北江大橋,是韶關市區車來人往最繁忙的大橋。  

112(607356)-20201206104525

北江橋夜景。林勃 攝

今年一個晴朗的冬日下午,我沒有驅車,也沒有邀朋攜友,獨自從家里出發,步行來到北江橋上,滿懷詩意地眺望這悠悠北來、脈脈南去的一江碧水。  

佇立大橋中段的人行道上舉目北望,遼闊燦爛的晴空下,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清晰可見。眼力所及,右邊的湞江裹挾著江西紅土地的厚重氣息緩緩而至;左邊的武江載著湖湘文化的古老意韻蜿蜒而來。它們各自沿著黛青色的群山一路流淌,一路歌唱,在韶關這片熱土上,在我視線前方的沙洲尾匯合、集結。然后,相互融合,合為莽莽一川,浩浩湯湯、波瀾不驚地迤邐南去。  

千百年來,湞江和武江就這樣優雅地流淌著、歌唱著,沿著各自的路徑——時而舒緩低吟,時而湍急高亢,攜著潛鱗,帶著夢想,向著南粵的北大門——古老又年輕的韶關奔流而來,集結、整合成浩渺的北江,繞過洲心島和島上筆挺的通天塔繼續向南前行。  

北江是包容的、開放的、美麗的河流。北江是包容的。你看她接納和包容了那么多來自湘贛兩地的湖水、溪流和飛瀑,又以豁達的胸襟護送它們向南,奔向珠江,奔向大海。  

北江是開放的。古往今來,她從不拒絕涓涓細流,也不拒絕奔泉飛瀑;既接受浮送舢板小舟,也容納助推艨艟大艇;以大胸懷、大氣魄行地映天,迎日送月。  

北江是美麗的。她以超凡的風采和魅力,吸引著鱗次櫛比、姿態萬千的大廈和樓宇軒昂地站立在她的兩邊。在百舸爭流、千帆競渡的日子里,她生氣勃發、魅力無窮;在新春來臨之際,絢麗多彩的禮花騰空而起,怦然綻放,她便敞開迷人、美麗的胸懷,以清澈、明鏡般的晶瑩,倒映著韶關的歡樂和祥和,讓天上、人間、三江六岸呈現一片立體的流光溢彩。而當每年一度端午節的鑼鼓響如雷,龍舟快如飛,她的美麗便又增添了一分悲歡和凄美的色彩,因為,那是她在用情托起一個給予偉大詩人的熱烈而莊重的祭祀儀式……  

當目光從碧波蕩漾的江面移向兩岸的山巒和山巒圍繞著的山城,我興致勃勃地瞭望著市區奔流不息的車河和人流時,猛然覺得,北江流經的韶關,無疑是一座包容、開放、美麗的城市。  

韶關,一座具有2100多年歷史的名城,歷來擁有“嶺南名郡”之稱,享有“有色金屬之鄉”之譽。它地處粵湘贛之交匯點,嶺南之要沖,廣東之北大門。新中國成立以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飲著北江水的勤勞智慧的韶關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努力建設美好生活,演繹了并正在演繹著感天動地的一個個人間故事。  

自古以來,韶關就有來自四面八方的炎黃子孫在這里安居樂業。他們世代同飲北江水,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休養生息,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奇跡。這里,文化多元、人文薈萃、英杰輩出;這里,既操“南腔”,也講“北調”;這里,來自五湖四海的各種姓氏的人民和諧相處;這里,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韶關工作生活的外省人中,湖南人和江西人最多。至于緣由,我只好一知半解地回答:也許與韶關比鄰湘贛兩省的地理位置有關,也許因湞江和武江分別流淌著的湘贛水脈和人脈在這里融匯而形成北江的原因有關吧,或許兼而有之。  

望著緩緩而來、慢慢而去的浩蕩江水,北江是那樣的綠如藍、美如畫。我就想,與美麗的北江相得益彰的無疑是美麗的韶關,她們都在變得越來越美麗。  

然而,北江又是溫順的,“桀驁可馴”的。  

悠悠歲月中,南粵大地上,北江年復一年、源源不斷地滋潤著遼闊的沃野,向世間奉獻糧豐林茂;以母親甘甜乳汁般的江水滋養著廣闊流域中世代百姓的繁衍生息。有時,她平如明鏡、靜如處子;有時,她潺湲而優雅地流;有時,她甜美而歡樂地唱;有時,她又捧出雪樣的浪花跳著、笑著……  

北江,也有著粗狂和放蕩不羈的過往。我至今還清楚地記得,2002年和2006年夏季,湘贛兩地暴雨如注,湞江、武江洪水一路傾瀉、一路暴漲,她的溫順突然不見了,一下子變得粗狂和放蕩不羈,給沿岸及其廣大流域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生命財產和經濟損失……  

后來,政府調動和發揮了孟洲壩、樂昌峽的防洪作用,加之多年來人們注意改善植被、預防水土流失、疏通河道、加強生態環境保護,珍惜她,呵護她,科學地“馴服”她。你看,現在的北江早已收斂了她粗狂和放蕩不羈的脾性,又變得溫順可愛、柔婉可親了。  

我轉過身,向南望去,視線愈覺曠遠。然而,橋上車水馬龍、往來不斷,斷續地遮擋我的視線。我繞過東邊的橋頭,走到橋南面行人道上最佳觀望的位置。舉目環視,左右兩岸的山巒和樓群盡收眼底。左岸的上方,蓮花山上的韶陽樓雄姿挺拔,好像日夜目視著江水北來南往。而與之相對的是右岸綠樹蔥蘢、秀麗端莊的芙蓉山。提起芙蓉山,我不由得想起她那“蓉山丹灶”的神秘傳說。如今,那漢代康容道士修身煉丹之灶和“芙蓉古剎”的真跡早已成了民間的傳說。  

古時候,芙蓉即蓮花。因此,分立于北江兩岸的蓮花山和芙蓉山,就像兩朵“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飾”,秀麗可愛。自古至今,為韶關這座山城屯聚著風物旖旎之秀氣、勃勃向上之生氣、高潔清雅之靈氣、縱橫包舉之大氣。  

江面上的一葉輕舟,無意間將我的目光引向前方。我看見,不遠處的江面上,飛架著雙虹臥波的百旺大橋。再往前,就是即將建成和對外開放的韶關張九齡紀念公園。那是韶關人民為紀念唐代一代名相、“江南第一人”張九齡而修建的。它恢宏壯觀、風度盡顯,令人欲慕名前往、瞻仰游覽。  

眺望眼前的浩渺江水,遙想1000多年前的名相,我堅信,像今天的韶關人一樣,張九齡的血脈和思想中,他的詩文和風度里,也流淌過北江之韻、北江之魂。從這個意義上說,北江真不愧為世代韶關人的母親河。  

西邊,橘紅色的陽光靜靜地灑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風,很小、很軟。北江展開了“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的燦爛畫卷。一只漁船在江中游弋,倚在船舷邊的漁翁在不慌不忙地下網,宿鳥背著夕陽,斜飛的身影掠過寬闊的江面,掠過我的眼簾……  

我的目光久久地注視著向前流動的浩渺江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似乎縈繞耳畔。是啊,時許若飛、斗轉星移。  

千百年來,北江就這樣不舍晝夜地流動著、流動著,在流動中向前、向前。我想,今天,她正在帶著330萬韶關人民的夢想和希望,帶著滄桑歲月和沉淀的故事,也帶著韶關這片土地上的悲歡離合向南而去,直到浩瀚大海……

責任編輯:李建群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排列3组选3玩法介绍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 pc捕鱼达人 mg视讯平台 bg视讯漏洞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查询表 重庆幸运农场骗局 足球比分90vs足球比分娱乐 手游棋牌代理平台 不朽情缘旋转殿堂哪个好 4399象棋小游戏在线玩 广西快三大小计划网站 双色球擒号绝技 今天最新排列p3试机号 河南快赢481害人 广东快乐10分中奖助手 十大虚拟货币